特色小镇网

我看特色小镇新变化:爷爷的利器

[复制链接]
社区建设
我看特色小镇新变化:爷爷的利器
回复者:特色小镇 (管理员)|
2019-3-8 16:05
转载 漆筱华
641.jpg

  爷爷是篾匠,父亲也是,在老家临湘龙窖山有些名气。篾匠是手上的活,捣弄着竹子。龙窖山属临湘羊楼司镇,出竹子,羊楼司是元朝马背上人携来的名字。那时朝廷向南方更南的地方推崇喂羊,羊吃也竹叶,便设司管理而称羊楼司,其后羊没多少,竹器倒是与生俱来了。

  清同治临湘县志说,“临湘县东南有龙窖、旋风、久宿等山。”又称,“龙窖山之竹曰方、斑、紫、金、筀、南(楠)、烟、凤尾等。”清乾隆岳州府志说,“湘东诸郡松杉竹,箭岁有筏商,而岳独鲜山林之利……”。水陆贩运楠竹与竹器是羊楼司周边及至岳阳当年的经济利器。“楠竹百科”称,楠竹主要分布在湘川等地,其质尤以湘最负盛名。

  爷爷1886年生,活了98,16岁拜一位族亲为师学篾匠,做了72年篾匠。篾匠遨游在最美竹海里,“久了就成器了。”爷爷说。

  我家老宅的景致配得上“茂林修竹”这语,大字不识几个的爷爷却能韵出“背倚楠竹看流水”的佳句,这该是龙窖竹海的冥思与激发。竹养活我们一家,也滋养着周边村庄。与竹打交道是老家很壮美的事件,帽、篮、筐、篓甚至最初的摇窝,从扎底到绞沿,少年的我便参与其中,直至16岁读岳阳师专。“不会补筐不算篾匠”,爷爷说,“也好,行行出状元。”赴岳州时爷爷送我3件宝贝,书箱、吊头与箭竿,爷爷说这都是“利器”。那书箱吊头陈旧老土,扬尘火烤的怎么个利?!箭竿倒是簇新的,箭头包了铜,铜锋毕露。

2.jpg

  离老家8里地是梧桐铺(临湘羊楼司老邮铺),有“茶马古道”穿街而过,现已成107国道,1980年代没拓宽,去武汉岳阳必过此道,路两边摆着些竹器,其中有书箱与吊头。“箭竿”我是从没见上摊的,儿时爷爷将竹子火烤后“郁”(方言,弯曲)过弓,但没配“竿”。爷爷说,临湘出金竹。“其邑之东诸山多金竹,竹小色类金。”“羊楼司箭竿”以小金竹为料,为京贡。“饿说呀,这金箭竿算是爷爷朝你的贡,武能强身。”爷爷说。我是爷爷面前勇敢的战士,也是爷爷未来的将军,那是1981年,爷爷96岁。吊头倒扣便是帽,只是多了根绳子,吊头3根帽两根。吊头是要挂着的,那是奶奶用来装姜与蒜的,3根才平衡。“书箱便是黄金屋”,爷爷哆嗦N回了,连同这吊头的故事,断断续续索绕我耳际。

  君山岛在《小五义全传》及至金庸的武侠小说中,是“南派武林”驻地。君山“竹器会”,因为爱情的斑竹,佛的罗汉,舞的凤尾……君山多竹。1909年爷爷出师第2年,随师傅参加君山“岳州己酉竹器赛会”,这是爷爷第一次去州府,也是第一次路过县上。

  那时的县城在陆城。师傅说,他师爷的师爷曾参加过县上的“竹器会”。县城西北边的教场,四周全是兵勇,演武亭两边旗杆上彩旗高飘,亭台上知县与考官居高临下。“头名是谁?”爷爷问。“龙窖山的师傅不是状元那混绝!”师傅说。

  爷爷随鸭栏水驿(现临湘鸭栏村)的船,经城陵水驿过三江口入东洞庭,到君山岛便断黑了。晚餐是“全竹席”,在飞来钟竹屋,州府大人主席,竹笋、竹荪菜、竹菌、竹海腊肉、竹筒豆花、鲜笋拌土鸡、金丝竹蛹、竹荪狮子头、鸡米竹缘、竹泡菜,10道碗碗是“竹”,饭是竹筒饭,连酒也是竹筒岳州浮子酒,桌椅勺碗筷全竹质,这一切让年轻的篾匠成就感大增。

3.jpg

  次日“竹器赛会”在杨么寨如期举行,两时辰(4小时)编两尺见方的书箱。

  春阳梳柳,湖风佛面。工具自备,爷爷的“讨吃工具”全在竹箱内。竹箱内环置一竹圈,插着大小篾刀,凿子、钻子、竹尺等,上面有挡雨遮尘的竹编盖子。每个师傅面前码有楠竹,配有方、斑、紫、金等小竹。岳州府5县10来个篾匠一字排开,削、锯、切、劈、剖、拉、磨、撬、编与织,场面很是生动。

  爷爷扛根楠竹拍了拍抚了抚闻了闻,操着篾刀以及快的速度剃去竹杆上的枝叶,然后起锯,然后贴“竹血”舔了口。爷爷说,“小老冬,鲜!”篾匠心里有谱,春竹不如冬竹,春嫩易蛀;老冬不如小老冬,小老冬更韧……竹杆一头斜卡在木桩间,一头搁在肩上,刀一剜,杆端便开出“花”来,两瓣、4瓣、8瓣、16瓣。再用力一扯,“啪”的一声脆响。爷爷身子弓下直起再弓下,双手随刀就势使劲下推,“噼啪噼啪”浏阳鞭一般炸开来。尔后,一双铁钳般的手一掰,臂一抖,又一阵啪哩啪啦,一根竹便成了4半、8半、16半的毛竹片了。

  办完毛片,爷爷换下纯布围裙,套上一条特制的黑色吊胸围裙,前胸膝盖处镶了陈年豹皮。爷爷开始砍当与剖篾。象盖座房子,当担如穿梁立柱,篾片似砖。当须刚韧恰当,弯折有度;片要粗细均匀,青白分明。

  这么说来砍担剖篾是精细活了,这活全凭手嘴功夫。拿剖篾说事,最外面的叫青篾,这层最结实。不带表皮的篾叫黄篾,结实度比青篾差。一条毛片下来青片只一条,弄出的黄篾就多了,一青、二黄、三黄与四黄……各有其途。书箱主要部位用黄篾,受力耐磨部取青篾。绞沿与起花扎丝或镶小青篾片,起色还得是紫竹、斑竹、烟竹与金竹。“一寸篾子三下刀。”篾刀破篾牙齿撕,这叫手嘴联动,篾片从嘴里吐出来薄如纸,袅袅悬案头晾着,湖风一来象凤尾鱼起浪,泛着阵阵竹馨……

4.jpg

  祈阳石见光须绸磨,篾片竹丝抛光凭刀刮,这功夫称“拉丝抛光”。将刮刀固定在长凳上,拇指按住刀口,一根篾子,要在刮刀与拇指中间拉过4次,起码4次,这叫“4道”。厚了不匀,薄了不牢,这些全凭手指的感悟与把握。

  “布”裁剪好了开始“缝织”了,篾匠的“缝纫机”是“度篾齿”。“度篾齿”这玩意儿两寸长,一般是柄小“铁刀”,爷爷是铜质的,安有小木柄,刀一边有道特制的小槽。“度篾”顾名思义,就是把柔软结实的篾片或“丝”,从小槽中穿过去。爷爷说,编格精巧漂亮,方圆周正,光滑细腻,手触便知,这是“篾舞者”力度与准度神的使然。

  这场“己酉竹器赛”,爷爷与师傅俱有斩获,师傅状元,爷爷探花。爷爷的奖品除一份知府手书奖状外,外加银纹1两,扁山银鱼两斤(小的干的),新墙红米5斤,三封寺黑芝麻(不是芥菜)1斤,采桑湖湘莲(不是小龙虾)两斤,四者各取其一字,为“鱼米之(芝)乡(湘)”。可惜没团里排名,不然团体冠军该是临湘的。

  那天晚宴全鱼席,爷爷还记得那“8道鱼”,鳇鱼、鲥鱼、麪条鱼(银鱼)、洄鱼、鳜鱼、颡鱼(黄骨鱼)、凤尾鱼(毛虾鱼)与刀鱼。优质鳇鱼出自临湘,“瀹以皂荚水少许,盐渍之即食,味甚甘美。”鲥鱼与刀鱼为长江“三鲜”之二。麪条鱼扁山所产,小而佳,其目黑,一年冬夏两季,夏水热不如冬美。鳜鱼即桂花鱼,温饨的。洄鱼即肥驮鱼,华容洪山头与君山回水湾长江段来的最有名,煨的是浓汤。凤尾鱼油淋。颡鱼又称黄骨鱼,红烧。酒是“蜜腊金”,为长乐大麴酝米酒,其色纯黄,陈了10来年,其味美不可名状。

  时隔多年,说起那酒时,爷爷脖子一扬,仿若还醉在那晚。那晚醉了,同醉的还有一位篾匠,来自巴陵大云山,他送爷爷一只竹编吊头,里面养着兰,大云山箭兰。“兰产汀渚者,方茎而圆叶,名泽兰如建兰者无有也,惟大云山所产无异……幽香袭人。”这是同治临湘县志上说的。大云山巴陵与临湘共拥,云山吊头配上云山箭兰,兰心蕙质,美德流芳,“年轻的探花才班配。”大云山篾匠说。

5.jpg

  现岳阳以花板桥十字路口为“零公里”,1908年的“零公里”在古城东门外双路口边的岳阳驿。回老家爷爷走的是旱路,岳阳驿出发,过枫桥湖渡,经新塘铺、冷水铺至坪田铺(现云溪区坪田村),桃李铺、浆坑铺,过太平桥与株木桥进云溪驿,再北上樟坪、南村、路口,东转长安驿。过长安桥天便下起了大雨。

  “什么时到武昌比赛?”爷爷突然对着师傅冒出这句。

  师傅拿着箭竿子,在爷爷脑袋上敲了下。“昏了头吧,要去也得去长沙道,方向反了。”

  爷爷酒这时方醒。师傅将爷爷工具箱盖揭开递给了自己的弟子,自己却淋着雨。弟子将书箱递给师傅,说权当雨具。

  “我有,不用。”

  “那就快点跑呀。”爷爷催师傅。

  师傅气定神闲的。“跑什么跑的,前面不也在下雨?你这箭竿,飞吧。”

  爷爷无语。

  利器的结局都是竹器与哲学,就象一位与竹子同生死的篾匠,他原本就是一根竹子,龙窖山的竹子,企望重塑,期待箭兰美学,箭一样的腾飞,走出书卷的沉重与发达。


  【作家简介】漆筱华:男,湖南岳阳公安文联主席、警旅作家,著有畅销书《湖南是天下人的胆》等作品,2017年创作的微电影《风霜雪雨搏激流》,获中国首届平安中国微电影比赛三等奖。
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特色小镇网  

GMT+8, 2019-5-22 01:40 , Processed in 0.320691 second(s), 38 queries 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在线客服 返回列表